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司礼监 > 第九百四十一章 太监不畏死,岂能以死逼之

第九百四十一章 太监不畏死,岂能以死逼之

  是公公!

  人群如潮水一般向两边退去,伴随着嘹亮歌声而来的不是江南镇守太监魏公公,又是哪个!

  阉贼没有死?!

  潘知府的眼珠一下变得好大,内心颇是不甘心,为何这阉贼没叫打死的!

  真是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啊!

  魏公公没有死,他怎么能这么容易就死呢。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公公特别相信老辈人说的话,所以在睡了半天…啊,不,在昏迷了半天之后,惊闻部下皇军正为他向内城进军,他不顾左右劝阻挣扎起身,只为和他的将士们并肩战斗。

  许是因为失血过多的缘故,公公的精神看起来很是不好,他半卧在担架之中,十分的萎靡,脸也很白,但即便如此,他还是竭力支撑着自己,只为能够和那一双双关切自己、崇敬自己的眼神交汇。

  “忠诚!”

  公公吃力的举起右臂,直到数丈外方缓缓落下。

  “公公!”

  “公公!”

  道路两侧满是官兵们的呼唤声,不少官兵看到担架上的公公伤的如此重,是既悲痛又愤怒。

  一个激动的士兵情不自禁振臂高呼:“杀进南都,讨还公理!”

  “杀进南都,讨还公理!”

  官兵们一个接一个的振臂高呼着,人潮涌动,兵器和盔甲的碰撞声此起彼伏。

  虽然公公不喜欢这个杀字,但对于官兵们发自内心的呼喊声还是十分感动,并为之自豪和激昂的。

  有这些无比忠贞的将士支持,何愁他们不给钱啊!

  …….

  这魏阉竟如此得军心?

  潘知府感到惊讶,那些躲在远处观望的人群同样如此。

  若说那日魏阉在上坊桥上的跋扈举动让他们感受到了其部兵马的强横,那么现在,他们则是感受到了一种凝聚力。

  看上去,就如同魏阉便是这支打着大明皇军旗号的天子亲军的主心骨。

  魏阉在,皇军在。

  魏阉亡,皇军亡。

  如此得军心者,近来也只戚少保可比啊!

  众人尽管没几个对魏阉有好感,但于魏阉驳下本事还是佩服不矣的。

  这魏阉,倒非一无是处,只知贪钱之辈。

  不过越是如此,这种人便越留不得!

  内外虽皆为朝廷,但内廷若出此强势之辈,绝非外朝之福啊。

  潘知府暗自咬牙,今日事毕,便是拼这乌纱帽不要,也要上书弹劾魏阉。不参他别的,就参他一个拉拢军心便可!

  一个太监也敢拉拢军心,哼,所图甚大啊。朝堂诸公但要有些许敏锐,便绝不能再容他魏阉苟活于世。

  “府尊,那后面…”

  潘知府正咬牙时,身边随从却如见鬼似的指着前方喃喃:“棺…棺材…”

  “什么棺材?”

  顺着随从手势看去,潘知府心里也是“咯噔”一下,揉了揉眼睛,确认他没有看错。

  那魏阉抬架后面真的还跟着一具棺材!

  一具由八条大汉抬着的巨棺!

  抬棺?

  魏阉要干什么,他弄具棺材出来干什么!

  这个疑问瞬间笼罩上百人心头,他们或愕然看着,或悄悄私语,或皱眉在那琢磨,或好奇心大起……

  皇军将士们也很好奇,魏公公为何带了具棺材过来。

  很快,魏公公就给了他们答案。

  抬架在潘知府面前停住,一同停下的还有那具棺材。

  “知道咱为什么带具棺材来吗?因为咱要带着这具棺材进城!咱要告诉那些害咱的人,咱不畏死,他们休想以死逼咱!……咱是死过一次的人了,咱不怕死第二次!…咱现在要你们跟随咱,跟随咱这具棺材,进城!咱要让那些害咱的奸小知道,想要杀咱,得问过咱的儿郎答不答应!”

  公公说完,如同被抽尽全身力气般,一下瘫软在担架上,但他坚毅决然的表情告诉在场所有人,他魏公公是绝不怕死的!

  “天诛奸小!”

  曹文耀拔刀怒喊:“进城!”

  “全体听令,列队,齐步走,目标前方!”

  随着军官们的口令声,两千余大明皇军将士迅速列队,迈着整齐的步伐向南都内城正阳门前进。

  …….

  潘斌隆等人被拖到了一边,望着那些指着他们的火铳,潘知府的随从没有人敢乱动。

  欲让别人从自己身上踏过去的知府大人显然没有如愿,他被几个锦衣卫给按在了道边。

  “魏良臣,你究竟要干什么!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做是要出大事的!”潘知府急的眼泪都要流出来了,他愤声呼吼着。

  担架上的魏公公挥了挥手,担架立时停了下来。公公于担架上侧身向道边看去,说道:“咱不干什么,咱家只是要去向南都城中某些人讨个公道!咱家要告诉他们,咱不能白白挨了铳子,咱的血也不能白白流!”

  “你怎么知道凶手就在城中!”潘知府挣扎叫唤。

  “不知道。”

  魏公公回答的很干脆,他不知道凶手是否在城中,但他知道城里哪些人和他过不去。

  这,就足够了。

  眼看着魏阉不再理会自己,潘知府绝望了,恼怒之下竟大叫起来:“魏阉,你军中私藏倭人乃是死罪,你若不悬崖勒马,本官必上本参你!”

  闻言,担架再次停住。

  魏公公缓缓侧身看向正怒视自己的潘斌隆,冷冷道:“应天府,请注意你的言辞,咱家营中并非倭人,而是天子亲军!”

  潘斌隆气极败坏:“他…他们明明就是倭人!”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倭人又如何?但诚心归化我大明,便是我大明皇帝子民,受日月共照也!”

  魏公公抬手指向东村他们:“告诉他,你们是什么人!”

  “我们是大明皇军,是天子亲军!”

  东村骄傲的走向被按着的潘知府面前,狠狠甩了对方一个耳光:“狗官焉能轻贱我皇军!”

  ……….

  丰城侯府。

  “你们问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好,我告诉你们,因为我不想下一个受害者是你们!”

  丰城侯李承祚内心无比悲呛,他长叹一气,于一众勋臣们说道:“当事情不是发生在你们头上时,你们保持沉默,因为被抓的不是你们,要交钱赎人的也不是你们。你们可以当作什么也没有发生,只顾扫自家门前雪,对于别家的事充耳不闻,不理也不管,那好,我问你们,要是魏太监下一个抓的是你,请问,谁会替你们说话,谁会想方设法救你们!”

  “我该说的都说了,这件事不能再听魏国公的了,我们必须尽早把事情解决,要不然拖的越久,对我们就越不利……难道你们还看不出来,魏太监之所以敢这么对本侯,对老汤、老焦他们,根本就是有恃无恐么!谁给他魏太监的胆量?是谁?好好想想吧!”

  “不会吧?”

  “有什么不会?本侯那日出城的时候,可不曾想过我堂堂丰城侯竟会沦为肉票!好了,就这样吧,愿意凑钱的留下,不愿意的回吧。”

  李侯爷说的真是累了,渴了,不想再跟这帮人废话了。

  “这…要不再等等吧,听说魏太监在神策门叫人剌杀了,这会说不定死了呢。”定远侯邓文囿觉得还是等等再说,万一魏太监叫人干掉了,那这笔冤枉钱就不必出了。

  “你要等就回家去等,我可不等了。”

  李承祚闷坐在那,不理邓文囿。

  邓文囿看来看去,也是坐不住,便讪讪说自己回去考虑一下。其余众勋臣也不便拦他,不想邓侯爷出去还没半柱香时辰呢就急急忙忙的又回来了,说是他考虑清楚了,他愿意跟大伙一块凑银子。

  .com。妙书屋.com

香港马会开奖结果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