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剑下轩辕 > 困于方寸之中 第一百四十五章 石林飞舟过

困于方寸之中 第一百四十五章 石林飞舟过

  有船,真的有船,石林中的神秘之船,那是一条真真切切的船。

  “秋,那就是来接我们的船?”飘雪道。

  “是的。”叶秋风道。

  “它从哪里来?”飘雪道。

  “石林,就是我们面前的石林。”叶秋风道。

  “不是来自月亮?”飘雪道。

  “当然不是。”叶秋风道。

  “可是你刚才一直在看月亮。”飘雪不无戏谑的道。

  月亮中当然不会有船,虽然人们经常说新月如舟。

  可是月亮却真的可以和船有某种关系。

  有时候,世事就是如此奇妙。

  “是的,我刚才看月亮是在计算时辰,因为我要等潮水下落,好露出石柱下面的铁索。”叶秋风道。

  原来有时候眼睛看见的东西,不一定就是真相。

  因为真相往往需要用心去体会。

  就如同叶秋风的眼中有月亮,心中却是铁索。

  而飘雪的眼中和心中却只有月亮。

  “那铁索就是你们联络的工具吧”飘雪道。

  “是的,如果没有那条铁索,外人根本无法和里面进行联络,也就不会有船来接我们了。”叶秋风微笑道,这还是自登上小船以来叶秋风第一次笑。

  那是一种轻松的笑,一直发自心底。

  因为,那艘石林中出现的小船已经来到了他们的面前。

  飘雪暗暗打量,发现这艘船首尾全长不过丈余,船身在月色下闪着黑黝黝的光,看不出是用什么制成的,也看不出一点铆钉的痕迹,简直是浑然一体。

  船上无帆,光溜溜的没有一点装饰和标志。

  只是在船头站着一个矮墩墩的汉子,精赤着上身,露出健硕的肌肉,腿上裤脚高挽,小腿青筋暴流,两只脚掌却明显比平常人大了很多。

  “水兄,你好,多年不见想不到神威依然不减当年,这一次,又要麻烦你带我们闯石林了。”叶秋风抱拳礼道。

  那姓水的汉子一言不发,只是眼光向飘雪扫了扫,然后用手中的船桨重重的在船舷上击了一下。

  飘雪只听到一声金属撞击的脆响,不禁暗暗心惊,原来这船和船桨竟全是纯钢所制。

  看那铁浆,一根少说也得有一百来斤,可在那汉子手中却似寻常木桨一般举重若轻,膂力实是惊人。

  “多谢,水兄!雪儿,我们上船。”叶秋风说着以一手托在飘雪肋下,同时纵身二人上了船头。

  那汉子又扫了飘雪一眼,目光中满是惊异,但马上用手中的铁浆向舱内一指。

  船舱不大,刚能容下两人。

  叶秋风将飘雪安置在船中央的位置,自己就坐在飘雪的后面,同时解下衣带将自己和飘雪牢牢地绑在一起。

  飘雪注意到那汉子一直冷冷的打量着自己,眉宇间似有些不大耐烦,似乎碍于叶秋风的情面才没有发作。

  此时,叶秋风已经一切准备停当,飘雪只听他道:“水兄,可以开船了。”

  同时,又听见叶秋风在雪儿的耳边轻声说道:“雪儿,把眼睛闭上,什么都不要想,有我在呢。”

  飘雪虽然不知道叶秋风的用意,但还是顺从的闭上了眼睛。

  她感到叶秋风正用双臂从后面紧紧的环抱着自己,心里觉得十分甜蜜踏实。

  然后,她就听到了一声巨响以及木条四处飞溅的声音。

  接着,就觉得船陡然加速,自己像被突然抛了出去,同时从船身感觉到了一股剧烈的震动。

  飘雪只觉得自己周身的血液一下子都涌到了头顶,胸口空空的但是却像压了一块大石那样喘不过气来。

  她觉得自己就像是一片树叶正在急流漩涡中打旋,又像是一棵枯草在猛烈的风中飘零,耳边充满了呼呼的风声,船桨击水的声音,一切都不由自主,不知道要飞荡到那里。

  飘雪禁不住紧紧的抓住了叶秋风的手,那是一双依然温暖而有力的手,飘雪觉得自己似乎好过些了。

  这是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第一次是在三年前的通州,自己受伤倒在叶秋风的怀中。

  第二次是自己被逐出师门之后,又是叶秋风把自己抱下了山。

  一想到这些,飘雪就会感到很甜蜜。

  过了一会儿,飘雪感觉自己渐渐适应了这种震动,忍不住悄悄的睁开了眼。

  这一下不要紧,飘雪马上就看到船前面那奔腾的激流,弦旁飞溅的水花,以及一根根犬牙交错的石柱正在向自己迎面扑来,仿佛要把自己和船一起嚼个粉碎。

  而那个汉子正赤脚站立在船头,用手中的铁桨在水中驾驭着这只铁舟。

  只见他左扳右扳,铁舟便在一条条看起来似乎刚能通过的缝隙中曲折沉浮的航行。

  有好几次,飘雪明明已经看见避无可避,但那汉子总能在危机关头化险为夷,使铁舟不致撞击到石柱上。

  飘雪注意到,这些石柱间有很多天然的缝隙,连在一起就宛如一条条天然的航道,只是在她眼中,这航道每条都差不多,更像是一个杂乱无章的迷宫。

  石柱上似乎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标记,但是那汉子挥浆行船却绝没有丝毫的犹豫,仿佛早已对这里的水路了然于胸。

  而他竟是赤脚站立在光秃秃的船头上,任船身剧烈颠簸,却纹丝不动,这等下盘功夫又是怎生了得。

  飘雪看了一会,只觉得心荡神摇,说不出的难受,连忙又把眼睛闭了起来。

  这样过了大概有一盏茶的功夫,飘雪明显感到船身的震动小了很多,速度似乎也没有那么快了,这才又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然后,她就看见了一个只有在梦中才能见到的宛如仙境的地方。

香港马会开奖结果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