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全球诸天时代 > 第一百二十一章 长安、剑客(二合一)

第一百二十一章 长安、剑客(二合一)

  从蓬莱离去,江苍一路偏西回东海国,再行马程,路过开阳未进,接着朝长安方向走。

  数千里的路程,好在是陆地赶往。

  江苍仅用了六日左右时间,就来至了长安城附近。

  期间还包括了中途走走停停,绕山过桥,以及每日必备的练功六小时。

  等今日清晨来到长安官道这里。

  ‘萧萧’纸马亦是精神奕奕,不见丝毫疲惫。

  再随着附近灵气波动,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消耗的灵气又完全补充。

  这也是它一路行来,都是以均衡,维持灵气循环的速度前行的。

  江苍见了,又看了看附近不少露出疲惫、忧心忡忡的客商、农夫,还有谁衣衫偏斜焦糊的痕迹,也没有把纸马收起来,而是下马牵着,朝数百米外的长安城行去。

  再随着行人来到城边。

  江苍挨近了长安城后,就发现自己来至长安的开头任务结了,任务又逐渐清晰,列出了一个后续的‘流程。’

  大致分为,‘打探情报,或者在城门口站会之类,来完成一个“前因后果”。最后,还有一个地点标记,在长安城里的西南方向。’

  而江苍盘算了这些,就没什么说的,先是朝着长安城望去,看到前方百米外的长安城城墙雄厚,上面站着的皆是手持弓箭、长矛,身披兵甲的将士,他们走动巡逻中肃静威严。

  但城墙下方,城门外面,却都是一些疲惫的百姓。

  “唉..”他们有的在站着排队,窃窃私语着什么,又不敢大声。

  可是小声的人多了,城门外面‘嗡嗡’一片。

  还有的干脆往外面一趟,身下铺着破被子睡觉。

  也有人目光空洞,坐在附近,直勾勾的望着洛阳方向,带有不舍哀伤。

  不时还有哀嚎声。

  江苍望去,看到有的人被火焰灼伤,估计伤势许久了,已经溃烂,让他疼痛难忍,哀嚎不已。

  只是更多受伤的人,也在家人、或好友的照料中躺在地上,伤口处涂抹些药草。

  一时间。

  哀嚎声和私语声,感激声混成一片,城外有些杂乱无章。

  还有一位中年文士见到这凄凉的一幕,心里不是滋味,忍不住了悲叹,还小声自语说着‘董卓在十日前放火烧洛阳的罪行。’

  附近的人听到了文士的话语,虽然心中认同,想要接话,但事实上,却是小走几步,像躲避瘟疫一样,和文士拉开了距离。

  其中一位青年也许觉得自己走的不够远,前面排队的文士还会连累自己,更是连队都不排了,出了此方队列。

  且也没等文士再说片刻。

  随着‘哗啦啦’的衣甲声。

  江苍就见到几位将士,一名城将,在那位离去青年的带领下,来到了文士的旁边,上前一扣,利剑架着文士的脖子,半拖着带走了。

  而这位举报的青年,则是受到了城将的赞赏,被两名将士一路带至了城内,不用像原先一样排队了。

  走之前,城将还打量了一下四周安静些的百姓,无意拍了拍腰侧的利剑,才拐回城门那里,估计是震慑,顺便再把文士带入大牢候审。

  附近有不少人见到这一幕,是眼神唾弃的望了望青年,但也有人是羡慕,想着自己怎么就没想到,用这个方法来取消排队等候。

  同样,这一切,所有景象。

  江苍神识放开,都在队伍中牵马看着,算是见到了这乱世一景,或者说自己在来的路上就见到不少了。

  再随着今日一见、听闻。

  别的不说,单说自己是知晓董卓已经在长安扎着,洛阳被烧,十八路诸侯也散了。

  尤其听着这些得来的消息。

  自己也未发现这次的十八路诸侯,或是董卓那里出现了什么‘不存在历史中的名人。’

  那如果自己要没猜错,就是元能者们都不傻,没有吊儿郎当的就去掺和,来一手合纵连横。

  或者,他们如今还在现实世界内的全国各地路上,都在抓紧时间朝着‘迷雾’这里赶来。

  也许,更甚者、谨慎者,都已经找个迷雾进了,没有选择来这里。

  但不管他们怎样。

  江苍如今排着队,排到城门这里的时候,任务标记的地方也清晰了,为‘酒’,是城内的一座酒楼。

  ”你..”而右侧把守城门的几位将士看到江苍神态从容沉稳,一身灰黑皮甲,手里牵着的高头骏马,心下第一反应是这人‘非富即贵’,不像是普通人。

  于是。

  几位将士一对眼,不像是审查之前的那些行人一样,板着脸沉声询问,更没有什么仗着自己城防身份,就扣下了这匹不一般的好马,或者再勒索江苍一番。

  而是笑着走前一步,先朝着江苍一捧手,随便说了几句,就让江苍进了,比走流程都快。

  因为他们只是城防小兵,震震普通百姓可以,但就怕江苍是城里的哪位大人物,他们这一拦一去的,万一得罪了心眼小的,就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

  同时。

  江苍朝他们一回礼,牵着马接着朝城内走。

  伴随着长安城将士‘哗啦啦’巡逻,小贩叫卖,百姓交谈,从自己身旁行过。

  大约半个时辰过后。

  江苍算是一边打探城内景象,一边游逛着来到了一座三层酒楼前方。

  再朝上望。

  牌匾悬挂、上书‘英雄楼’三字。

  江苍观来,其字如刀剑,撇捺之间都有一种肃杀冷峻之意,能看出写出此字之人,就算不是高手、侠客,也是一位钻研书法的文人墨客。

  不然,这一般人真写不出来。

  起码自己就写不出来这么冷峻肃杀的字眼。

  且这栋酒楼的主家,自己来的路上也知晓了,是后世越传越神的‘剑客王越。’

  东汉第一剑客,好似比锦马超还厉害。

  那此字若是出自他手,这就很正常了。

  而江苍最后望了望,让旁边招待的伙计一牵纸马,自己走进里面。

  顿时酒楼内一阵喝酒划拳声传来。

  大致望去。

  酒楼内装饰敞亮干净,大厅内一张张桌子摆着,中空的样式,从一楼能看到三楼,但其上两层楼的栏杆外围后面全是包间,只有几张桌子摆着。

  “这位..”有位伙计见到新来客人,那是热情招待。

  但他走路沉稳,没有任何慌张飘忽。

  江苍朝他一望,‘2.3的体质’,还是王越酒楼内的伙计,这八成是个练家子。

  “开一间房住着。吃饭,楼上靠西边位置,选一间。”

  江苍摸出了一枚银子,觉得应该够了。

  “请!”伙计二话不说,就是引路。

  那这绝对够了。

  ‘嗒嗒’

  等上楼。

  江苍打量客栈内来往的伙计们一眼,节本都在‘2’以上的体质。

  包括这些喝酒的侠客们,体质普遍都在‘2’以上,更甚者还达到了‘3!’

  算是名不虚传吧。

  门外牌匾‘英雄楼’三字在这摆着。

  若是没点真本事的人,说实话还真不一定敢来这喝酒。

  最简单的。

  来这喝酒的都是江湖上的‘游侠儿’,脾气都是直来直去,如今再喝点酒味,要是和他们发生了矛盾,没本事的,那基本少不了一顿打,或是数落。

  这年头重名声,谁都不想丢人。

  而三层一间靠西屋内。

  江苍喝着浊酒,吃着香喷喷的肉菜,开着窗户的初春凉风一吹,若带凉意,舒服。

  但这时。

  靠北边的一间包房内,好似有两人再讨论什么事情,哪怕是关着门,在这么吵的客栈内,还是压低了声音再说。

  同时。

  江苍吃着酒时,突然听到任务提示指引他们,也是稍一偏头,侧耳听去。

  当然,这要是没有提示,自己也不会听。

  而如今这一听,神识放开。

  江苍看到包房内有一位长相普通的大汉,再向着另一位青年小声道:“王越说他发现了一个林子,里面有一只大蛇,好似守着什么秘宝..如今特意把咱叫来,还让咱通知一下其余兄弟,估计就是他自己拿不下..”

  “小声点..”青年接话,挪了一下杯子,轻微响动,“管它是什么?王越在前两年可是被皇帝封为了虎贲将军,如今就算是他没有被董卓重用,可还是官大势大,咱们不管为了什么,都要卖他个面子吧..”

  “对!”大汉点头,环视这包房一圈,“王越混的不差,好几个大城里都有他的‘英雄楼’。这财力,也是咱比不得的哎!”

  “王越还够豪意。”青年抿了一口酒,“咱们有时吃不上饭了,官府追查咱们,咱们不也是躲在英雄楼里吃的?报他的名,钱都不用给。就算是为了以往的酒钱,帮吧。”

  两人说到这里,好似没什么说的了,只剩下了喝酒、夹菜声。

  而江苍听完了这些,最后总结一下,就是‘秘宝、成精的大蛇,城外林中’等几个关键字眼。

  再以任务流程一匹对。

  自己若是没猜错的话,这‘秘宝’应该就是所谓的‘仙人遗宝’,仙丹主药。

  且自己想到这里,任务也是一变化,成了‘等待“酒楼的主人、王越”’,尤其还有一个‘人物坐标点’,是在皇宫里面。

  江苍抬头朝着东边望了望,想了想,也知道了以这流程概叙,自己应该是先加入‘王越的寻宝队’,然后再去结这个任务。

  那这没什么说的,先回后院房屋休息吧,自己赶路好几天了,精神都不太好了。

  还是先休息,等王越回来。

  总不能自己来个白日探皇宫,如今就去找王越说说吧。

  真要这样了,官职不够、礼数不对,任务也是差的,就算是见到了王越,王越也定然会惊着,再来个不同意,末了还会喊个‘刺客。’

  说不定运气好了,自己还能和吕布碰个正着,就全交代那了。

  而江苍想到这里,就觉得自己实力还是太低了,所以这颗‘仙丹’势在必得,无论如何都要炼制出来。

  但说实话。

  自己去蓬莱的两个月内,再加上各种元物加持,使得自己现在的体质,已经达到了‘4.2’,比原先提高了将近‘1’的体质!

  这任谁看来,自己进步太快了,两个月内超着了很多武将一辈子都达不到的修炼水准。

  不得不说,元能者在元能世界里面,果真是得天地独厚,能借用‘元物、灵气’之类的介质,让自己的体质很快达到当前世界的‘水平值。’

  例如,等到今日午夜到来。

  到达‘水平值’的江苍,再次打坐盘膝的时候,就发现自己的提升又慢了,这一是自己体质太高了,对比以前肯定慢,但修炼速度是一样的。

  二是,自己的‘体质等级’,已经达到这个世界的‘灵气水平值’,无法再‘迅速’的突破‘最直观的体质数值’了。

  形象一点来说,‘自己吸收灵气练功’就如‘游戏里的打怪升级’一样。

  自己以前都是仗着元物、功法,可以‘越级打怪(快速吸收灵气)’,经验是刷刷刷的涨。

  但如今自己和这‘怪物’的等级一样了,经验条又变的更多了,那肯定会慢了。

  因为再往上,就超出了这个世界所孕养的正常高手界限,达到了所谓的顶尖高手。

  如关羽、吕布等名将,就属于‘顶尖’的,超出了原有的水平线太多。

  而‘水平值’这样的说法,在资料中也有记载。

  大致分为‘最低值’、‘水平值’,‘顶尖值’,以及最后的‘临界值、也即为极限等级’,四个标准。

  最低值不说了,这没什么说的。

  ‘水平值’,江苍大致算了算,要是放在当前世界来说,自己已经算是‘高等阶段’,只要刷名望,早已名声远去。

  顶尖值、那是家喻户晓,如吕布等名将,世间能和他们单对单搏杀的人,不多了。

  但临界值,却是属于一个世界内的‘灵气极限等级。’

  比如,一个世界内的极限等级为‘筑基后期’之类,那‘极限等级’如无例外,就是筑基,再往上,就属于第五个等级‘破格’,也就是‘飞升。’

  目前根据自己所了解的情况,南华仙人就属于‘破格。’

  即将破格的,或许还有左慈。

  这才是当前世界的顶尖人物,也如游戏里面的副本boss,常规是单挑不过的。

  就如很多游戏里面标注的‘80级副本’,但真要80级的‘水平值’进去了,没有一身好装备打底,里面的小怪都抡不过。

  若是强来,只会出现付一些金币原地满状态复活,或者城里凉快。

  更别说最终副本的boss了,没个超级vip玩家带路,估计连影子都见不着,满屏幕都是小怪邪魅的微笑,发光的大刀。

  但也是这样来说。

  自己这样的神通者,就是属于一个游戏里的超级vip玩家,一路绿灯,虽然也有危险,但奖励还是比较多的。

  当然,大家都没有充钱,自己却有vip的头衔,那仇恨值自然也不用说了。

  毕竟任谁拿自己性命来玩一款游戏的时候,都会希望这个游戏公平。

  而也是在这一夜修炼中渡过。

  第二日。

  江苍又来到了三层坐着,喝酒吃饭。

  但在中午这会,‘人物标记点’却从皇宫出发,离自己越来越近,估计是王越回来了。

  再等半个时辰过去。

  王越回到酒店,估计是和熟人打着招呼,一直在酒楼一层待着。

  江苍也没急,接着吃饭。

  一直到一二十分钟过去。

  王越不知听闻了什么,倒是直接朝着三楼自己这里走来。

  ‘嗒嗒’不过十几息,敲门声响起。

  江苍起身开门,看到王越掂着酒站在门口。

  “这位兄台。”他瞧了江苍几眼,先道了一声叨扰,才把酒放在了桌子上,又指了指后院,捧手一赞,“好马!”

  “抬爱。”江苍回礼,“江苍,江辰钟。敢闻..可是王越,王将军?”

  “正是王越!”王越听到江苍唤他为将军,那是忽然大笑一声,很热情的把酒一摆,未多言,但想着江苍陌生,还是先试探道:“敢问一句,侠士可是为‘蛟龙宝贝’而来?”

  “昨日进城,无意在城外听闻。”江苍看到王越一语道破,则是想起任务让自己待在城外的话,就顺着道:“于此江苍才一进城,就来英雄楼一趟。昨日又无意听几位兄台相谈,闻王将军结不少本领高强的义士前往,于此,江苍自认武艺尚可,便想要随行去往,见识见识。”

  “已经走漏了消息?”王越自问一句,望了望江苍,表面上是事不宜迟,管它走漏不走漏的,便先点头同意,但他心里面却准备叫人去城外将士那里问问,看看江苍是不是昨日进城的,省得江苍是哪里来的卧底。

  因为江苍万一是官府来的人,官府要知道了这些事情,再以董卓等人贪图的性子,等‘秘宝位置暴露’大军清缴过去,哪还会有他们的份?

  尤其是吕布,王越自认为不是对手。

  但江苍假如不是卧底的话,王越就觉得这是江湖上的朋友!

  而这一块共事的协议,其实就是一句话拍板解决,俗话说的‘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就是这个时期的真实写照。

  “辰钟相助,是好事。”王越先是稳着江苍,叫几盘菜,等上菜来了,眼神示意弟子,派人打听。

  江苍则是敬酒之余,略一打量王越,体质为‘5’,高出‘水平值’太多,难怪会称第一剑客。

  。m.

香港马会开奖结果直播